L 研究动态
Listing
联系我们 | contacts us
中国互联网经济研究院
电话:010-62289263    
邮箱:ccie_cufe@163.com    
传真:010-62289263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学院南路39号中央财经大学实验楼6层

中国互联网经济研究院(CCIE)微信公众号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研究动态 > 正文

【CCIE数字经济文献导读003】普及宽带网络能带动当地经济增长吗?

2021-04-02 15:36      

 

图片来源:百度搜索

 

文献来源: Kolko J . Broadband and local growth[J]. Journal of Urban Economics, 2012, 71(1):100-113.

译者:中央财经大学经济学院2019级本科生 李怡凡

核稿:胡思佳 张文韬

 

一、 引言

政策制定者对于互联网的经济与社会影响往往持乐观态度,并寄希望于宽带网络的普及可以促进经济增长和扩大就业,尤其是对于农村地区。在2009年美国的《复苏与再投资法案(ARRA)》中,宽带投资就占了72亿美元。2010年,联邦通信委员会提交了国家宽带计划,明确将促进增长和扩大就业列为11大目标之一。然而,经济学家们对于这类区域导向型政策持一定的怀疑态度,并指出这类政策不仅成本高昂,还可能有失公平,因为不能惠及到那些非政策覆盖地区中同样有需求的人群。

本文以美国为例细致考察了宽带网络普及率在地区层面的差异性对于当地经济发展指标(包括就业人数、收入水平和就业率)的影响。文章把联邦通信委员会的宽带数据与政府公布的经济统计数据相结合,在邮政编码表格地区(ZCTA)层面上研究了1999-2006年间美国宽带普及率对地区内经济活动的影响。此外,文章还利用1992-1999年间的数据作为对照,并选取当地地形的平均坡度作为宽带网络普及率的工具变量,进行2SLS回归以探究因果关系。研究结果发现,宽带普及率对于当地的就业增长有显著的正面影响,尤其是对于依赖信息技术的行业较为密集和人口密度较低的地区。然而,宽带普及给当地居民最终带来的经济收益却十分有限,如居民的平均工资、适龄人口就业率和远程办公的可能性等均未受到宽带普及率增加的影响。

二、 数据与模型

文章衡量宽带普及率的数据来自于联邦通信委员FCC477表格,该表格汇总了从1999年起美国每个邮政编码表格地区(ZIP Code Tabulation Area, ZCTA)内的宽带提供商及其用户数量。衡量经济增长的主要指标是就业人数变化,数据来源于美国全国商业机构时间序列(National Establishment Time Series, NETS数据库NETS提供了全美1992-2006年之间的就业数据,可以精确到六位数编码分类的北美产业分类体系(NAICS的产业层面并且包含有对应的地址信息。文章将FCC的宽带网络数据和NETS的就业数据结合起来,计算了每个邮政编码表格地区内的年度就业人数与特定行业就业人数,并对就业变化量根据不同的起因进行分解,以排除主要由于人口迁移导致的宽带普及率与就业之间的相关性的干扰

文章的核心事实基础在于不同地区的宽带普及程度各异,且每个地区提供宽带网络的成本收益与当地的经济社会特征有关。首先,无论该地区最终收益用户的多寡,宽带网络的建立均需要支付一笔固定成本,因此为了获得更多的用户,宽带公司倾向于为用户需求更大的地区提供服务。其次,某些地区的宽带安装成本更高,如道路密度低的地区或者地势陡峭的地区。最后,由于美国绝大多数地区由单一的电话和电缆服务商提供服务,因此每个地区何时引入宽带服务也会受电信公司的决策影响。此外,各州的宽带网络规划与产业政策也会影响当地的宽带普及率。

为了精准识别宽带普及率对当地就业的影响,文章尝试了多种方法来排除内生性干扰。首先,文章将当地人口增长率列为控制变量,因为人口增长可能同时导致宽带服务的扩张和就业人数提升。其次,文章采用当地地形的平均坡度作为宽带普及率的工具变量。此外,为了进一步排除坡度本身对经济增长的影响,文章控制了当地气候、用于度假的房屋比例和公路密度,并通过偏离份额分析法排除了外生的产业转移对于当地就业增长的影响。

文章的基准回归模型为:

 

其中被解释变量每个邮政编码表格地区内t时期t+1时期这段时间里就业人数变化的对数,核心解释变量为同一时间段内该邮政编码表格地宽带提供商的数量变化的对数。此外,由于研究时间范围是1999-2006年,文章还控制了前一时期即1992-1999年的就业变化趋势。

文章将控制变量分为XZ两类。其中X表示与宽带普及率存在相互作用的变量,而Z表示独立于宽带普及率的变量。X包括了人口密度、家庭收入中位数、市区人口的对数值、本科学历人口比例、气候指数以及当地用于度假的房屋的占比。回归模型还加入X核心解释变量的交项以检验其相互作用的影响。

独立的控制变量Z主要包括与城市经济发展有关的影响因素。文章首先采用偏离份额分析法估算出如果邮政编码表格地区内所有行业以各行业全国整体水平增长所贡献的就业变化,将其作为控制变量。此外,文章还控制了地区内的主要道路密度、具体行业的增长率、产业转移带来的增长、企业的进入和退出、在1999年只有3个以下宽带提供商的邮政编码表格地区的就业增长等。在选取邮政编码表格地区时,文章排除了最早接入宽带的地区以减少特定政策影响的干扰

三、 回归结果分析

3.1 就业增长

    基准回归结果如表2所示。第一列的回归结果显示,地区宽带覆盖率对就业人数增长呈现出显著的正向影响,且当样本控制在1999年时尚未大范围普及宽带网络的地区后,回归结果仍然显著(如第二列所示)。此外,如第四列所示,在控制了城镇人口增长后,正向效应的显著性未受影响。文章还发现,1992-1999年间的宽带普及率与1999年后的就业增长之间并没有显著的正相关关系。

 

 

文章进一步检验了宽带普及率对不同行业就业人数增长的影响。通过异质性分析发现,受宽带普及率影响较大的行业主要包括公用事业、信息、金融和保险、科学和技术服务以及公司和企业管理等,且技术密集型行业受宽带普及率的影响最大。此外,人口密度越低的地区,宽带普及率对于就业增长的促进越大。

 

3.2 工具变量与内生性检验

为了降低内生性的影响,文章采用了每个邮政编码表格地区内地形的平均坡度作为工具变量,采用2SLS回归进一步检验宽带普及率对就业增长的影响。第一阶段回归结果如表5所示,1992-2006年间的宽带普及率与地形平均坡度显著负相关。在此基础上,第二阶段回归结果(见表6)再次证实了互联网普及率对于当地就业增长显著的积极影响。同时,相比起OLS的估计值,采用2SLS估计的宽带普及率对就业增长的影响显著更高,估计值是前者的10倍。文章指出,地形平均坡度通过增加交通运输成本而对就业增长产生的负面影响带来的工具变量回归的高估,以及1999-2006年间宽带普及率与1992-1999年间宽带普及率之间的负相关关系带来的OLS回归的低估,都有可能造成最终估计值的差异。考虑到回归已经控制了道路密度的影响,前者的可能性相对较低。

 

 

 

 

 

3.3  对居民经济状况的影响

文章进一步检验了宽带普及率对于其他经济活动的影响。既然宽带普及率提升可以增加就业规模,那么是否会进一步带动整个地区的家庭就业并改善收入状况?为了更贴合劳动力市场的流动范围,文章把考察区间扩大到郡县(county)一级,并在独立的控制变量中增加了NAICS的各类行业(两位数级别分类)所占份额。回归结果如表7所示,1999-2006年间,宽带普及率对于就业人数增长的影响仍然显著为正,但是对地区内符合劳动年龄的居民的就业率和平均工资没有显著影响。此外,尽管雇员的平均工资水平没有显著变化,但是宽带普及率的提升对家庭收入却存在负面影响。值得注意的是,1992-1999年间,宽带普及率与就业率、平均工资和家庭收入的中位数显著正相关。文章认为这可能是由于在宽带网络普及的早期,与信息技术有关的劳动力供不应求,因此获得了工资溢价;且早期使用网络的企业对劳动力的技术需求也更高。上述原因与1992-1999年间宽带普及率和地区受教育水平的正相关关系是吻合的。由此可见,技术密集型企业从宽带网络中获益更大。

 

3.4 对远程办公的影响

文章最后探究了宽带普及率提升是否会提高远程办公的比例。远程办公的个体调查数据来自弗雷斯特研究公司。OLS回归模型为:

 

其中被解释变量为一系列个人行为特征,包括是否就业、是否与雇主建立正式的远程办公关系、是否可以非正式地把工作带回家,以及是否有居家办理为主的业务等。相关性控制变量X包括了邮政编码表格地区内的家庭收入、人口密度、县区平均受教育程度、气候指标、用以度假的房屋比例和市区人口等。独立控制变量Z涵盖了居民个人年龄、受教育程度、种族或民族、家庭人口结构、家庭收入和资产等。

回归结果如表8所示,宽带普及率对于远程办公没有显著影响,只对一般性的就业存在显著促进作用。在限制了受访者受教育水平以及排除早期宽带用户后,回归结果仍然是稳健的。

 

四、结论

文章应用FCCNETS提供的美国宽带网络与地方经济数据,以地区平均地形坡度为工具变量,采用2SLS回归方法探究了宽带普及率对地区经济增长的影响。研究结果表明,宽带普及率显著促进了当地的就业人数增长,且这种正向效应在技术密集型行业中最为明显。然而,宽带普及率带来的就业规模增长并不一定能使得当地居民获得经济收益。在19992006年间,宽带普及率增长较快的地区,其就业率和平均工资并没有获得相应的提高,家庭收入的中位数甚至有所下降。可能的原因在于,宽带的普及会吸引更多的人前往该地区寻找就业机会,而劳动力供应的增加最终制约了当地的工资水平。这一结果再次印证了经济学界对于区域导向型政策的质疑。如果将扩大宽带普及率的投资用于全国性的低收入家庭补贴,从经济上来说可能是更有效率的。但是我们仍然要看到,宽带网络的普及也可能给当地带来经济增长指标所无法体现出的社会福利。例如,居民通过宽带网络可以拓展信息渠道,进行远程学习或者享受远程的医疗服务等,这些都可以构成政府公共政策的目标。

 

Abstract

The paper finds a positive relationship between broadband expansion and local economic growth. This relationship is stronger in industries that rely more on information technology and in areas with lower population densities. Instrumenting for broadband expansion with slope of terrain leans in the direction of a causal relationship, though not definitively. The economic benefits of broadband expansion for local residents appear to be limited. Broadband expansion is associated with population growth as well as employment growth, and both the average wage and the employment rate—the share of working-age adults that is employed—are unaffected by broadband expansion. Furthermore, expanding broadband availability does not change the prevalence of telecommuting or other home-based work. Like other place-based policies, expanding broadband availability could raise property values and the local tax base, but without more direct benefits for residents in the form of higher wages or improved access to jobs.

 

声明:推文仅代表文章原作者观点及推文作者的评论观点,不代表中央财经大学互联网经济研究院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