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 研究动态
Listing
联系我们 | contacts us
中国互联网经济研究院
电话:010-62289263    
邮箱:ccie_cufe@163.com    
传真:010-62289263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学院南路39号中央财经大学实验楼6层

中国互联网经济研究院(CCIE)微信公众号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研究动态 > 正文

【CCIE数字经济文献导读011】我怎么又胖了?!--互联网使用对体重的影响

2021-06-29 20:49      


文献来源:DiNardi, M., Guldi, M., & Simon, D. (2019). Body weight and Internet access: evidence from the rollout of broadband providers. Journal of Population Economics32(3), 877-913.

译者:中央财经大学经济学院2019级本科生 王伊婷

核稿:胡思佳 张涵钰

 

图片来源:百度搜索


引言

在包括美国在内的很多国家,肥胖和超重比例的不断上升已然成为一个严重的公共健康问题。虽然会受到遗传因素的影响,但体重仍然是一种可以通过后天行为来改变的健康结果:饮食、锻炼以及使用减肥产品等健康投资行为直接影响体重随着数字时代的到来,消费者在做出这些健康行为的相关决策时会越来越多受到互联网的影响。然而,现有研究对于互联网技术与个体健康之间的关系关注并不多。本文首次实证分析了宽带服务的推广个体健康状况和健康行为的影响研究发现,宽带覆盖范围的扩大与女性平均BMI和肥胖的增加有关,这影响白人女性群体中尤为突出。在此基础上,本文通过研究互联网推广对于锻炼、吸烟和饮酒健康行的影响为探究互联网使用导致体重增加的机制提供了证据。

 

基本假设

从理论出发,互联网普及影响体重的可能机制主要有哪些?以个人在面临收入和时间约束且信息不完善的情况下做出选择以实现效用最优化作为前提本文初步提出以下三个可能渠道

1)信息渠道

首先互联网的接入会导致消费者信息集的增加互联网促进了在线健康信息的访问随着消费者转向网站、讨论区和社交媒体,使用互联网作为健康信息的主要来源正变得日益普遍。然而,在线健康信息的质量参差不齐在提供个性化和即时信息的同时可能导致虚假或误导性信息的泛滥。尽管个人可以使用丰富的在线资源来创建以健康为中心的生活方式,但评估这些信息质量时的潜在困难可能会制约他们改善自身健康的能力。

2)社交网络和时间使用

除了作为直接的健康信息来源,互联网的使用还可能通过社交网络影响健康。基于互联网建立起的社交网络可能会强化一系列已被证实受同伴效应影响的健康行为,这其中既有改善健康的行为如户外运动,也有损害健康的行为如饮酒、吸烟以及使用非法药物此外,由于个人活动受到时间约束,上网时间增加会对其他活动的投入时间产生挤出效应,但最终如何影响健康状况取决于它所替代的活动类型。

3)收入渠道

收入增加为标志的经济条件改善可能是互联网接入影响体重的又一渠道。虽然收入和健康之间总体上是正向相关的,但很多研究表明,肥胖和个人经济状况之间的关系是相当复杂的,故而互联网对于健康的收入效应并不明确。

 

数据来源与变量构建

3.1数据来源

互联网推广的主要数据来自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表477提供的郡县层面宽带供应商信息,该表记录了1999-2008年间每年每个邮政编码覆盖区域中宽带供应商的数量。作者将邮编覆盖区域归并到郡县层面并创建人口加权变量代指拥有至少一个宽带提供商的郡县所占比例。关于成年人健康状况和健康行为的数据主要来自1999-2007年行为风险因素监测系统(BRFSS)的个体调查,包括体重指标(体重指数BMI、超重指标BMI25、肥胖指标BMI30,以及极端肥胖BMI40)和各类健康行为指标(过去30天内的体育运动、过去30天内的酗酒经历以及受访者当前是否吸烟在此基础上作者使用BRFSS中的郡县地理标识,将18-64岁的成年人健康变量各年个体所在地的宽带服务可用性进行匹配,所得数据集时间跨度为1999-2007年,样本量总计超过141万人。

3.2描述性统计

1展示了实证分析中涉及变量的描述性统计。虽然美国全国的郡县层面宽带服务的平均覆盖率从1999年的68.9%增加到2007年的98.2%,但BRFSS的受访者往往居住于宽带覆盖水平较高的地区,其平均宽带覆盖率1999年的95.6%上升到2007年的99.5%。样本中个体平均年龄约为40岁,67.7%是白人,58.7%已婚,34.1%至少拥有学士学位。

 

此外,本文还对失业率和人均GDP等郡县一级的经济发展指标加以控制,并比较了样本内外变量水平的差异。总体而言,样本中涉及的郡县相对来说更富裕,城市化程度和受教育程度更高,并且在社会福利上的支出更多。由于BRFSS中的郡县样本代表了全美国近94%的人口,忽略BRFSS未涵盖的地区样本对于结果的实际影响微乎其微。

 

模型设定

本文基于郡县内宽带服务提供的变化来考察互联网接入对成年人健康结果的影响。由于健康结果与行为、互联网使用、医疗保险等方面都存在性别和种族上的显著差异,作者预期互联网接入对体重的影响在这些维度上会有所不同。

具体地,作者使用以下计量模型进行估计:

其中i表示个人,c代表郡县,m代表月份,t代表年份。Broadbandct是指在该县中至少有一个宽带提供商的邮政编码区所占的比重。γcλmτt分别表示郡县、月份、年份固定效应;δct是特定郡县的线性时间趋势。被解释变量Yicmt是健康状况(即体重指标)和各类健康行为指标Xicmt随时间变化的郡县层面和个人层面的可观察特征包括年龄、受教育程度、婚姻状况、种族类型等指标,以及郡县的失业率和实际人均收入。

 

实证结果

5.1基准回归

3展示了针对样本中白人男性和白人女性体重水平的回归结果。结果初步表明,宽带服务的推广对白人男性的体重没有一致和显著的影响,对白人女性的体重却有显著影响。从第5列开始,对于白人女性而言,当地至少拥有一家互联网服务商的人口比例每增加10个百分点,BMI就会增加0.1026,肥胖的概率会增加0.006在第678列中分别加入人口统计学变量郡县层面控制变量以及当地线性时间趋势,结果仍然稳健。4结果则表明,非白人男性和非白人女性样本的回归结果也较为类似大多数系数在统计上显著

 

 

5.2稳健性检验

首先,作者将样本延伸到包括1990年之前的年份。由于此时宽带互联网服务商几乎不存在,作者1990年至1993年的郡县宽带普及率设置为零,并舍弃了1994年至1996年间宽带服务刚刚开始出现时的数据。附录16展示的回归结果与表3和表4中的基准估计结果基本一致。

 

接下来,作者针对白人女性估计了一个类似的模型,但包括1994年至1996的数据,并设定这段时间内郡县宽带覆盖率为零。从附录表17中可以看出2列(包括1994年至1996年)中的系数估计值略小于第1列(不包括1994年至1996年)。这符合作者所预期的由测量误差带来的结果,因为其中一些郡县在早期阶段已经在推广宽带,但我们统一设定其宽带覆盖为零。最后,同样针对白人女性,作者分别估计了1999年至2003年(宽带大规模部署)和20042007年(宽带部署几乎完成)的影响。附录表18结果表明,互联网对体重的影响主要集中在宽带部署的时期。另外作者对其他人口群体进行了同样比较,发现与针对白人女性的估计结果基本一致。

 

 

5.3机制检验

5.3.1健康行为

作者首先检验了互联网使用导致个体健康行为改变这一机制。表5表明,互联网接入导致白人男女的不良健康行为有所增加。对白人女性而言,互联网接入会显著促使其参与锻炼、酗酒和吸烟而表6显示对于非白人,除了酗酒,其它估计效应在统计学上都不显著。

 

有趣的是,表5显示宽带覆盖会促进白人女性参与体育运动。为了解释这一结果,本文将运动强度作为被解释变量纳入模型。表7显示,对白人男性而言,标准误过大而很难得出明确结论;对白人女性,宽带覆盖只是促进了低强度锻炼而不会增加高强度运动,因而互联网推广带来的低强度运动增多并不足以抵消抵消酗酒导致的体重增加对健康的负面影响。此外,这一结果在加入线性时间趋不再稳健

 

 

5.3.2收入

为了研究收入和宽带接入的关系,作者引入了宽带变量和高收入郡县或低收入郡县的交互项,来观察经济发展水平不同的地区间互联网使用的异型性影响然而,所得回归结果在统计上并不显著也就无法证实收入是否是解释体重增加的一个重要机制(见表9

 

5.4证伪实验

作者通过研究宽带推广的时机和体重变化间的联系来进行证伪实验。具体而言,估计了以下模型:

(2)

为了进行这一分析,将1996-2004BRFSS的个人调查数据与之后3年内相应的郡县层面宽带服务数据相匹配,在Xicmt中包含了与等式(1)中相同的控制变量、固定效应和当地的时间趋势。表10和表11回归结果显示,两个表中的估计值在统计学上均不显著。

 

 

 

接着,文章又通过估计一个包含3个提前指标和3个滞后指标的模型进行检验:

(3)

其中,反映本期及本期前后第123年,并检验了当期体重是随着当期还是前后期宽带变化而发生变化。若模型中存在提前趋势,则预计当期体重变化与未来宽带水平相关。针对白人女性的回归结果见表12。可以看出,回归中互联网使用只对于当前体重水平有较为显著的积极影响,与表3的基准结果基本一致。总之,这些检验表明本文研究结果不是由宽带可用性和体重之间的虚假相关性驱动的。

 

 

结论

本文利用1999-2007宽带服务在美国各郡县的普及作为互联网使用的外生变化来源进而对互联网对肥胖和体重的影响进行因果识别研究表明,宽带服务的推广会加剧白人女性的肥胖,并对各类健康行为产生或积极或消极的影响。另一方面,宽带服务的扩大并不是导致非白人女性或男性体重增加的实质性原因。这种不同种族和性别间的影响差异可能源于人们对互联网可用性的行为反应不同以及互联网使用影响健康行为上的不同如何解释互联网普及导致白人女性体重增加这一现象背后的机制?理论上,宽带普及带来的信息福利将导致更的消费者选择;同时,在线社交的流行可能会导致个体各类健康行为越来越多受到周围同伴的影响。综上所述,互联网的普及对健康往往会同时产生积极影响消极影响,互联网与健康之间的关系未来有待更深入的研究。

 

Abstract

Obesity has become an increasingly important public health issue in the USA and many other countries. Hypothesized causes for this increase include declining relative cost of food and a decreasing share of the population working in labor-intensive occupations. In this paper, we suggest another factor: the Internet. Increasing Internet access could affect body weight through several channels. First, more time spent using the Internet, a sedentary activity, could lead to increases in body weight. Second, the prior literature has shown that economic activity (and income) increase with Internet access: given a positive health-income gradient, obesity rates could likewise increase, although the empirical evidence on the income-obesity gradient is mixed. Third, the Internet increases information and creates the possibility for online peer networks. Theoretically, increases in information should lead to more optimal consumer choices. At the same time, greater networking opportunities may result in peers having greater influence over positive or negative health behaviors. While we are unable to fully test these mechanisms, we are able to use the rollout of broadband Internet providers as a plausibly exogenous source of variation in Internet access to identify the reduced form effect of Internet use on body weight. We show that greater broadband coverage increases the body weight of white women and has both positive and negative effects on modifiable adult health behaviors including exercise, smoking, and drinking.

 

声明:推文仅代表文章原作者观点及推文作者的评论观点,不代表中央财经大学互联网经济研究院公众号平台的观点。